陳淑琬
社會正能量 天下被網羅 媒體大攝匯
http://cococ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武俠「上官鼎」 官場「劉院長」

2008-07-04 19:24:0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陳情臺灣 | 浏览 69613 次 | 评论 0 条

採訪筆記--專訪台灣行政院長劉兆玄         陳淑琬

劉兆玄,過去在台最高政務職位--行政院副院長,在任內,他機智和行動派的作風,幾乎未聞對其做事能力有大的負面聲音,而和馬英九一樣的是,他也迷武俠小說,曾以「上官鼎」為筆名,寫過約十部的武俠小說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劉內閣形象。

劉:我們其實可以說是全方位的一個內閣,當然也許在財經方面,經濟的振興方面,兩岸的這個關係,這些方面可能是,在眼前看起來是最迫切,但其實我們對於文教各方面都一樣地重視,所以基本上,是一個全方位的一個內閣,那我們對自己的期許,第一個是清廉,第二個是專業,就這兩件事情的話,是我們起碼一定要做到的。另外我們要用我們的創意去求永續發展,所以第三個就是永續,那第四個是均富,因為這一段時間我們看到的這個M型社會的形成,確實是越來越嚴重,所以我們這一次就是說,不是在經濟發展的這個過程當中,不是只是讓一些強勢的這些團體,他們這個層次能夠得到更,就是說錦上添花,或者是更好的發展,而忽略這個比較低層的中低層的這樣,他們的安全跟需要,所以基本上,我們是用一種永續發展的這樣子的一個思維來設計我們的施政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擔心大陸議題過熱?

劉:所謂過熱,或者你感覺上有這種過熱,其實有一部分是媒體造成的這樣的一個感受,因為這一方面過去可以說,有相當長一段時間,台灣也被形容成,好像有點鎖國這樣的味道,也就是說,很多地方就是限制比較多,但是一旦在馬蕭的這個經濟跟兩岸政策當中,是持比較開放的一種看法,所以就難免有些地方就會講得比較過,但是其實會非常按...就是說步步為營地走啦,就是說我們可能有一個,有一個遠程的目標,但是在做的過程當中的話,其實會很仔細很小心地評估,一步一步去做,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蕭萬長先生,就是我們未來的副總統,他前不久到參加了博鰲會議回來以後,他就說過這是一個破冰之旅,融冰之旅,但是這個冰如果融得太快的話,可能會變成洪水,其實他這個是一個比喻,他其實意思就是說,是很好的開始,可是必須一步一步很謹慎踏實地走下去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百日維新壓力大,初期施政比重?

劉:大家有這個期待,也現在確實造成這樣的一個氣勢,我覺得是好事情,但是這個原來所面臨一些問題,並不會自己消失掉,譬如說我們現在面臨的這個,在能源方面,譬如說像油價,在目前為止,是一個扭曲的這樣的一個狀況狀態,而且也持續相當一段時間,必須要加以調整,那所連動所帶動的這個物價的漲價,就是說通膨的這樣子的一個隱憂,還是在的。那麼在這些調整過以後,同時怎麼樣甚至於像農產品像糧食這些都會受到影響,那在這個調整以後,如果我們把它稍微正常化了以後,對於這個中低收入他們的這個衝擊,就是它從經濟問題延伸到一個社會的問題,那麼,這些問題並不會是因為這個態勢很好它自己就蒸發掉了,不會!它還是在那裡!所以,我們在更大步地向前走之前的話,先要處理這些問題。

那另外呢,就是譬如說這個大陸跟台灣之間的,這個兩岸的關係,要走向和平一點,比較這個所謂春暖花開,這樣子一個季節到來的話,我們應該有一些指標性的作為,譬如說這個我們在原訂這個希望能夠七月,七月是這個飛機能夠包機就是,週末的包機能夠啟動,大陸的觀光客能夠來,這個我們一定要如期把它做到,那麼這個當然說,這裡面也不是沒有這個困難,或者是沒有問題的,都但是都需要去解決的,不過就整個態勢來看的話,我是審慎樂觀這個事情,我們可以把它做到,這個裡面除了政治上的考量以外,那台灣一下子,來了更多的觀光客,甚至於以後也許還有更多的國際的觀光客也會來這裡,那我們的觀光的,所有的所謂的基礎建設,就是有跟旅遊觀光,相關的基礎建設,人員的訓練等等,這些工作都要配套,都要一次把它做到位,然後我們才能夠把這個工作,有一個好的開始,所以我相信,一方面我們要去對這個物價油價這些的東西,這一類的事情要做一定的處理,那這個處理還不是說,只是反應現在,就是把一個真實的情況,把它正常化,而不是讓它一直維持一個扭曲的狀態,同時在這一個調整當中,你還要有遠見,有一個比較這個視野,就是說我們這種作法,也不是只是為了因應目前,也許現在有一點痛苦,但是對總體經濟的前瞻性,是正面的,所以像這些東西,需要高度專業,而且是多領域的共同協商才能夠出來。

所以,這就是為什麼最近我們雖然還沒有上任,已經很多閣員都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半,而且他們現在都可能手上還有別的工作,所以都是利用這個晚餐以後的時間來進行,我其實蠻感動的,因為那個士氣是讓人動容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和馬如何分工?

劉:很久以來,第一次,現在可以,可以說是用一個完全執政來形容,其實就是完全要負責任,那麼前面,當然就是在選戰當中,不是有黨跟這個馬蕭的競選團隊,那個時候以這個為主力,那等到現在,我要全面負責的時候,這個全面責任誰來負,那就執政團隊要負很大一部分的責任,所以現在就是有這樣的一個轉移,那這之間的關係,其實是很清楚,因為行政院它真正負責任的對象是立法院,至於你剛剛談到說將來總統是不是在第一線還是第二線,

我想先生講得非常地清楚,我是政府的最高行政首長,所以我們之間的這個互動,就是依這樣子的憲法的規定來互動,那馬先生說,他那一天這樣跟我所有的閣員講的時候,就是他不會在第一線來推動政務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和馬共事不輕鬆!?

劉:我這樣的經驗來看的話,我覺得我跟他的溝通,是沒有任何困難的,我們用不管我們用的方式,或者是我們這個思考的這種模式,我覺得這個默契可以說是,默契非常地高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武俠眼光看新閣氣象。

劉:這個不容易啦,因為武俠小說畢竟都是虛擬的世界,那個裡面很多事情跟真實之間的差距,不大容易去比擬,不過我想有一點就是,我們就是比較有一種,比較就是說崇尚正義的,然後希望,我希望我們閣員裡面每個都是具有這種正直的這個心,同時呢,他們對於這個需要幫助的人,他具有俠義的心,我覺得這個是蠻重要的,也許跟這個地方,跟這個武俠世界裡面比較可以相通的地方,其他像這個,譬如說武俠小說裡面講的這些什麼內功、輕功我們都沒有。()

l          有無特別喜歡的武俠小說人物?

劉:我啊?我很多都很喜歡啊,很難說特殊哪一個。有一些不是主角的也蠻喜歡的,小人物也很有意思,不過主要我剛剛,你在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,我想的是金庸小說裡面的人物。

l          從化學研究領域到跨入政壇。

劉: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扮演得很好,不過我一直覺得,其實假設你從事行政的工作,其實我並沒有去真正去做過選舉啊,這種政治的活動,我沒有真正參加過,我其實是,基本上是從事行政的工作,那行政的工作其實我很早就發現,如果我們能夠把做學術研究的這種態度跟這個思維,放進來的話,其實不但相通,而且可以讓行政工作做得更有創意,因為行政工作有兩種情形,一種就是做非常規律的,另一種就是每天都做差不多事情的這樣,那就是會很辛苦!假設我從一個譬如說研究的角度來看,從學校裡面做教授要做學術研究,一下跳到一個這樣子的規律的行政工作的位置上的話,我想我大概做半年,就沒辦法再做下去了。可是反過來說,如果你帶著是一種研究跟創新的精神進去,去了解狀況以後,要找出新的解決辦法,找出新的更好的辦法,讓這個你如果你存著一個心,就是說不管多麼規律的工作,

裡面一定還有空間可以將創新的東西放進去,把它做得更好,更符合未來的需求,讓它具有未來性,而不是只是應付現在,你這樣子,你就會發現,這兩件事情當中,其實沒有那麼衝突,我覺得可以,相互之間都得到很多啟發。
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喉痛聲啞,良方在哪?!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勇腳馬出訪中南美私房相片日誌(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CoCo

新聞過動兒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