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淑琬
社會正能量 天下被網羅 媒體大攝匯
http://cococ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在港生活手札 2013

2013-05-24 23:56:3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13117 次 | 评论 0 条

在港生活手札,體傲慢與偏見》文:陳淑琬(CoCoChen)

我的同事楊舒在微博上發抒一個在港遭遇,亦攪動我在港生活的心情點滴。我平常會隨手拍,但不見得隨手發,或許是職業病,我總留著,不知哪天在新聞觀察上會成為分析的資料。杨舒座位就在我旁邊,每次看到她,都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地燦爛笑容,向我問好,她真要聊起來,可比機關槍滔滔不絕,言語直率熱忱。這樣的她,在生活上一個直觀的反應,往往單純地像是戳破了國王的新衣,為此,我很快地翻出近來在港拍攝的兩張照片,就說說兩張照片的故事吧。

1.巴士上讓位的外傭。

一個星期天的早上,這輛巴士隨著停靠站點越來越多,人也越來越多,原本坐前面的我讓座給一位長輩後,自己往最後一排坐,巴士又開了幾站,上車又來了位長輩,穩坐在前方的一些人都無動於衷,就在我正要站起來時,一個外傭從後排往前招呼,迅速讓座,還輕扶那位婆婆坐下,然後她朋友呼喚她,三人湊著擠著兩個小座位,還先很有禮貌地問我可不可以這樣坐,我回:「沒關係,妳可以再靠過來一點」。這件小事,非偶發案例,我總常見外傭們在車上讓座,但這一天,一個讓座,一個外傭間的友誼表現,卻在我心裡升起很大的感動,這和我對他們在港的生活認識有關。

我自己在聘雇外傭時,聽過許多香港朋友的"恐嚇",東一句「這個不要對他們客氣」、西一句「不要對他們太好」,後續更聽聞對用水用電和多吃一顆雞蛋都要計較等等的事。許多外傭實際居住的窩,鐵定比文書上漂亮的登記要來得諷刺,比蝸居還猛。港友說,不能怪他們,因為香港什麼都要錢,什麼都貴!或許正因此,絕對不願吃虧,連一毫子(一毛)都可能爭得面紅耳赤。也許,友人們的"警告"有其道理,有些人真的對外傭好卻被反咬一口,但在我家外傭的工作經驗中,她說,港人相對起來真是朋友圈中平均公認不太容易相處的雇主,我一直很不願把人分階級,但如果真要敘述他們在港生活現況,套句他們自己常自嘲說,在港是「看盡了臉色」。我想,這樣的他們,在生活上應有許多不滿,會伺機找地方發洩,但一個巴士上的體驗,卻讓我對他們的豁達有些訝異。

貼近一個城市,我總從使用當地的大眾交通運輸工具開始。在香港地鐵上,我不知和我台灣朋友抱怨過多少次,港人好像都不太讓座!當然,一定有出現讓座的,但很遺憾,在我三年的生活體驗中,我看到不讓座的遠比讓座的比率高,大男人和女人搶座的亦有之。有一回,四個大男人排排坐,一位白髮老太上車就站在他們面前,一個立刻閉眼假寐、一個立刻拿出手機、另兩個則是眼望別處發呆。讓不讓座,難以法規硬性限定,因它更多的是一種自發性的美德響應,我當時廣東話也不好,怎麼勸說他們讓一下呢?人太擠,我只好站在老婆婆身後,深怕她要是站不穩,我可以很快地扶住她,那一天,是我一個沒有開聲的軟弱,也是我一個自以為是且默默地關心。我問我港人朋友,香港人是不是在地鐵上都不愛讓座,結果不只一位朋友有著這樣的回答:「我們以前不會這樣的,這問題現在比較複雜。」

地鐵和火車上的故事多了,再看這第二張照片。

2.東鐵線上的醉酒嘔吐。

我還記得那天,一上車,我就站在這男子前,但我不知哪來的第六感,直覺這男子怪怪的,雖然不知哪兒飄來濃郁的香水味,卻似乎遮蓋不了這男子身上的酒味,於是我想要走開些,才這麼想著,只見這男子一個提氣好像要彎腰,我一個箭步閃到他對面門邊,果不其然,稀啦嘩啦劈哩啪啦,就出現這副慘狀,旁邊有人閃避不及,花容失色尖叫了一下,車廂內竊竊私語聲,說這男人喝多了,有人問:「不知哪裡過來的」(因班車是從羅湖開往紅磡)緊接著,嘔吐男子拿起電話,以廣東話告訴友人在下一站接人,承認他自己喝多了,這時耳邊再聽一句:「係我地香港人喔!」然後,圍觀聲音漸小。

我在檢討自己,是不是我這職業病太敏感,想太多?多心了?但現場氛圍卻讓我真會那麼地胡思亂想。那陣子批判大陸人如蝗蟲般的憤慨,又發生因勸阻大陸同胞在港鐵上吃東西而引發網論的事件,所以我當時一個念頭在想,如果,今天這男子操持的是大陸口音,不知又會如何。

我剛到香港工作時,每周末我都搭地鐵出去遊走,因為在台北也愛搭捷運,當時的我,廣東話"唔識講",然或因我有一半客家血統,廣東話我是聽的比說快。有次在地鐵上拿起手機和台灣家人聯絡,旁邊一婦人不知怎地像被雷打到一樣,立刻對我做出很反感的眼神,直接在我耳邊唸唸有詞,後來乾脆大聲用罵的,硬說我一直在撞她,撞了她還不道歉,我的媽啊,天地良心,我要撞也挑位帥哥猛男好嗎?我不懂她對我的怒氣是什麼,但後來有一句我聽明了,「講普通話的,衰人」。到站後,一跨出門,我眼睛紅了,我不是因為自己受委屈,我是氣,氣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到底是怎麼個國際法?!我是氣,氣這種言語的歧視,這讓我立刻聯想到在台曾深深體會過的痛!

3.競選拜票花絮(台中)

實際在台參與過選舉活動的衝擊,我深知那種意識形態的悲哀,只憑人家說的不是廣東話,就心生厭惡,讓我想到台灣走過了阿扁執政的那八年,族群撕裂、意識型態掛帥的八年,後來更不用說扁家人的海角七億了!當時就連在台北搭個計程車,真是常遇到計程車司機劈頭就問:「妳會講台語嗎?不會就不是台灣人啦!」雖然我會講,但心裡卻會氣得想飆髒話,因為,這不是我們要的台灣,台灣,不該是這樣撕裂!如果真要比,我還想反問:「你會說客家話嗎?會說原住民語嗎?」而這些也是台灣這片土地上的聲音,如果要比"正港"台灣人,我這有原住民和客家血統的混血兒,豈不是更本土?

競選時,我身上這件旗幟鮮明的色調,確實招致不少罵聲,很多人生都走過大半輩子了的長輩,根本不清楚我這人,也還沒聽我們的競選理念,遠遠地見到我這身競選服裝劈頭就罵:「啊!妳不愛台灣啦!不講台語的,沒三小路用!」講得更難聽的都有,不理性的聲音,謀殺著一個一腔熱血地想回饋土地栽培的年輕人之心!好幾次,我會紅了眼睛,但正因此,我更深感站出來是對的,不對的事情,就要大聲說,那樣割裂的台灣,我們不要!後來,我也得到許多人的打氣,街頭拜票,常見對我們伸出大拇指喊加油的聲音,只可惜,投入時間太短,又不是財團背景出身,銀彈燒不起啊!但這個歷程,讓我在有哭有笑中,感受到台灣這片土地上是有信仰的,物極必反,當負面的許多仇恨到了臨界點時,公眾會渴望公平與正義。在當時的台灣社會,公眾理性的聲音大多是選擇沉默的,或是因痛到了心裡,痛到了骨子裡,所以,當馬英九那樣的形象一站到台前,廣告宣傳片聲聲呼喚道:「準備好了嗎?」沉默的大眾,就在那時,就在那樣相望不需太多的言語下,大家用手中的選票,飢渴地想喚回一個道德有序、公義法治的台灣社會。現在很多隔著一道海峽觀望台政情的人,總愛論小馬哥的軟硬,但他當時全面狂掃選票,大勝對手,是有著一定社會氛圍的推波助瀾。

回到香港生活,在許多生活經驗上,好比購物時,好幾次都覺得香港店員不太搭理我這講普通話的,有次結帳時我說:「我這台灣的會員卡這裡能用嗎?」沒想到對方立刻態度180度大轉變,堆上笑容問:「原來,妳是台灣人!才想妳說話怎麼這麼有禮貌?不像"上面"來的,都好大聲。」而我當時心裡嘀咕的是,妳們既然對台灣存著有禮貌的好印象,妳們自己怎麼不也先對人有禮貌些,服務業的態度多些親和力呢?一定有朋友看了會很不舒服,但這是我實際生活上的遭遇,在我為港人心中的"台灣印象"感到欣慰的同時,卻在心中敲起另一個警鐘,那就是族群融合的困境。

大陸朋友有時會對我說,我們就是很容易有台灣優越感,也有聲音說,不能總拿台灣來比較。是的,不能總拿台灣來比較,但在實際生活的感悟上,許多事,真是不可能眼睛不看就看不到,耳朵不聽就聽不到,別人問了,我們陳述實際情況,很多時候說真話,卻還是容易被貼上優越感的標籤,還記得小馬哥提到,兩岸問題是在拉近"心理距離"的那一番話嗎?相當大的程度,正是反應了台灣民眾的普遍心情。把心情藏起來,什麼都不說,或只說13億多同胞喜歡聽的好話?無論哪一方,都要放下驕傲或自卑,先別預設立場,否則,族群的融合,只怕真會是中國的一個夢,一個白日夢。

港人是積怨,而這怨,往往就是從民生小事上點滴累積。剛不是說購物嗎,我購物時有次遇到一幫內地入港的富大媽,我正拿起一件衣服瞧時,一位在旁的大媽竟然就直接從我手上把衣服搶了去,我都已經拿起來了喔!我當時沒有喝斥,只是搖搖頭走開,後來那件衣服對方試了太小,所以又讓店員放回原位。他們買衣服很豪氣,看了喜歡就拿,完全不用看標籤,度量著價錢,後來買完,他們頭抬得高高地且高聲闊步地離開了,店員回頭和我說了聲:「唔該,這些大陸仔都咁,有時好煩。」哎!看看,花錢還得不到尊重,這到底是為哪樁?中國人內部自己先不平衡,互相瞧不起,我們豈不早被外人看破手腳?不是哪個外國研究說,挑撥中國人最容易的嗎?

再說我最愛混的地鐵,內地同胞在香港也愛擠擠擠,一開門從後頭就竄上來推,很危險的!另外在休閒場合,排隊路線就算很寬鬆,似乎也一定要緊貼著前方人,私毫不給一個轉身透口氣的空間嗎?這些也都是港友口中愛唸的"生活小事",但我想,不說就永遠不知痛,說了會痛,會吵,會不爽,但吵吵鬧鬧之後,大家把話攤開理解清楚了,就希望有進步。港人在指著內地同胞罵時,媒體評論不該搧風點火,更應發揮守門人理念,理性呼籲,很多時候我們太只想著當下和眼前,我們更應提前思考未來,如果中國兩字,是必須背負在身上,烙印在血液的圖騰,那麼,我們每人都扛著且分擔著一個小分子的責任,我們必須思考,究竟要一個什麼樣的中國?我們究竟要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民族大義和榜樣?

再說港人,港人真那麼被批判功利,對講普通話的只有傲慢和偏見嗎?我很喜歡香港傳統的街市,就是台灣說的菜市場,在那裡,很多時候買東西,我用彆腳的廣東話溝通,大嬸會心一笑,還會給我多加蔥,要不就少算幾毛錢,一點兒也沒有錙銖必較的兇狠。我廣東話說得不好,他們會笑我,但是旁邊婆婆更會熱心教我。馬路上,我這個小路癡迷了幾次路,好幾次都是陌生的香港朋友幫我,有一回,一位高大帥哥還寧願錯過他的巴士,將我帶到站點(可能我那天有化妝^ ^),我相信,無論如何,有""走天下,就算偶爾被打擊,但我們必須反抗負能量,我在天堂的老爸自小就常說:「人要先正己身」,把自己做好,讓自己真正做好一個人!

香港這樣一個城市,在表面的浮華下,仍是有著講情重義的自豪性格,沒有一個社會是絕對地讓人憤怒、消極與悲哀,差別是在我們選擇看向哪裡的目光。

這像是篇我的喃喃自語,是生活,是感悟,是切身之痛,亦是從心底湧出的一種渴盼。日本最近一連串對慰安婦和靖國神社的謬言,還讓人恨得牙癢癢之際,最新的BBC國家形象調查報告出爐,人家日本還名列第四,中國排第九。

我有一個夢,我還在用信、望、愛編織她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金虎年小年夜的隨想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CoCo

新聞過動兒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