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淑琬
社會正能量 天下被網羅 媒體大攝匯
http://cococ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台北捷運隨想

2009-06-01 18:50:41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淑說今生 | 浏览 136955 次 | 评论 0 条

像我們這樣的新聞工作者,許多文字的表現,很多時候,很容易被放大做不同的關注或解讀,但很多時候,其實我坐下來,想要好好聊的,卻是一些簡單的心情,可能乍聽乍看是胡言亂語,但卻是生活中的隨想。

不曉得為什麼,我很喜歡搭捷運,或許是想念小時候一家人坐火車的心情,當時年紀小,沒有深刻體會那種家人同在的感謝,直到父親離開後,偶爾拾起回憶的片段,就會深深體悟,真是聰明得太晚,老得太快。聽火車「喀隆、喀隆」的聲音,讓我有種安全感,而且,每個火車站都有不同風情,最喜歡的是,以前火車站內叫賣的便當,每次火車一靠站,有經驗又嘴饞的乘客,早就準備好足夠的錢,和火車站上叫賣便當的人,來個迅速的交易,緊張又刺激,但買到便當,卻可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!事實上,台鐵的火車便當,是有名的好味道,一定會有魯蛋和醃漬過的黃色蘿蔔片,到現在,只要一看到這樣的便當配菜,就會立刻喚起我對火車便當的經驗,將美味和回憶,聯想在一起。在火車上吃便當,是以前記憶中最幸福的事情之一,當然,現在還是有這樣的事情在進行者,只是,我已不是當時的黃毛丫頭,而且,現在的火車車廂內氣氛,少了許多從前搭火車的一種悠閒氣質,現代人,匆忙許多,現代的火車,也快速很多,不像以前,都是平快車,小臉貼著車窗,隨著一站站停,也一站站不同的童年想像。

我這樣講,可被海峽另一頭的朋友吐槽,說我還有悠閒的想像,要我看看節日時大陸上火車通勤的情況,但確實,那樣擠爆了的場景,我從新聞上看過多次,但沒有實際體驗,正因此,對於趕火車這件事,我可是正經以對,坦白說,幾次到大陸出差時,我也沒機會搭乘大眾運輸工具,但事實上,我很想,否則,下次我處理到類似的新聞,我怎麼說愁煩?自己沒體驗,不是言詞誇張,就是講而無味。但回過頭來,提到搭捷運這事,工作在台北市,這是唯一且勉強可和搭火車經驗牽連在一起的想像,我喜歡搭捷運,一來是相當方便和快速,二來是,我喜歡看人。從衣著、表情、對話、和觀察他們正在看什麼書籍或報章雜誌,可以感受社會的脈動。像是最近,我覺得在捷運上看報紙的人變少了,台灣現在流行一種捷運報,就是在捷運站免費提供看的報紙,版面比台灣一般報紙小,內容卻也算豐富,文字都短短的,算是一日新聞的綜合提要型,也挺有趣,像這類報紙,如果是用來打發時間的話,那麼在捷運上它相對比正式的報紙閱讀率高,而捷運報比較重生活和消費以及娛樂版面,這種沒有意識型態擾人的素材取向,可能也是被接受度較高的原因,換言之,就是一份看了沒有什麼壓力的報紙。反之,我和我ㄧ位愛看報紙的朋友,聊到這件事,他也說,已經很久不在捷運上看報紙了,因為「看了煩!」猶記得紅杉軍和扁案剛爆發時,幾乎天天在捷運上,我都看到人手一份報紙,緊盯進度,但是現在,每個人掛在耳上的耳機變多了,寧願聽音樂閉目養神,或是翻看自己喜歡的書籍。如何減壓,似乎成了最近捷運上體會到的新氣氛。

台灣二度政黨輪替以來,一些不斷攪動意識形態的辭彙,還是會三不五時地出現一下,保持其被使用率,不過,討論的氣氛,卻開始有了明顯的轉變。以前,光是賣台兩字,藍營的人就會嚇得半死,綠營的人可是越喊越起勁,但在高雄市長陳菊一趟大陸行之後,不少極富意識形態的尖銳詞彙,被推擠到檯面上光明正大地被檢驗和討論,陳菊一趟跨海路程,正在台灣內部引起的效應和變化,某種程度,可說是國民黨人做不成的效應。

目前週末正在研究所進修的我,記得日前一堂媒介生態課程中,激辯全球化的討論,教授表示,未來的競爭世界,建立朋友比樹敵,更為重要。這一點我想到,現在討論正火的有關新媒體的發展,也正是必須建立多樣平台,連結資源,無法獨斷獨行,而新媒體的出現,不代表舊媒體會消失,只是在呈現的方式上,隨著科技的必然性帶來市場的應然性而拓寬了拉攏閱聽人的市場。

台灣的選民,隨著爭戰多年的選舉戲碼,也已經變精許多,政客講他們的,選民票投自己的這種傾向越來越明顯,有趣的是,我們甚至看到這種選民生態的調整,也已經開始刺激到當前的台灣政壇上,敏感的政治人物,覺察到了大眾的口味性情變化,他們乾脆開始主動介入傳播的媒介,自己設計議題且極為強勢地操作媒體的報導,白話些,他們開始知道「我要丟什麼話題,他們(媒體)才會接球,並且一定會報導。」舉例來說,馬英九在這次就職滿週年的宣傳上,他自己當導覽員介紹自己的辦公室這件事,本身就是個極富設計性的idea,他們知道,媒體一定對這件事會有興趣!因為媒體本身就是呈現觀眾口味的最快反應渠道,媒體知道觀眾開始對硬梆梆的政治新聞冷淡,輕鬆有趣的政治話題或場景,可能比嚴肅但重要的政策宣佈來得讓人爭相討論!而實際上,這種變化的產生並不令人意外,這是台灣爆炸的媒體競爭下一種必然會衍生的文化產物,在西方的研究中,多年前早就有相近的觀察「新聞來源基本上接受了電視媒界邏輯,準備事件以供新聞媒介報導。(Ericson,1989),只不過,台灣從最早蔣式威權時期,媒體被形容就像是官方政令宣導的喉舌,到李登輝時期的稍微開放,但媒體仍有些畏懼的尺度,再到陳水扁時期的懂得投媒體所好,及至現在的馬英九政府,甚至自造新聞內容,這種傳播方式的演進,當然是緊扣住媒體生態和文化的變化的。

當新聞來源和媒體間,彼此互相揣摩可能會想要什麼素材的時候,有沒有可能,反而根本就失了觀眾的胃?我不曉得,但可以保持觀察,或許有一天,當九成的受眾都認為,我連看電視新聞都只是種娛樂時,當新聞不再是真的新聞時,我不曉得仍舊以身為新聞工作者為榮的我來說,到底會想哭還是想笑。

我搭捷運時,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胡思亂想,可能因為一個人或一個動作,然後去聯想到許多事,其實,也是幫助自己設法更多地理解社會的現象變化。我有位北京的老頑童大哥,他會在捷運上速拍”(我不能形容偷拍,因為他都會光明正大示意對方,他在拍照!),改天,我也依樣畫葫蘆一下,分享台北都會區的捷運風情!
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H1N1新型流感病毒小資訊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瘋追日!台北的天空觀測照分享!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CoCo

新聞過動兒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